1. 首页
  2. 资讯

世界已经是亚洲的了,不能用欧洲历史预测亚洲未来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亚洲新兴市场的经济增长率预测为6.3%,几乎是欧元区(1.6%)的四倍之多。快速增长的亚洲是否将成为未来世界舞台的主导者?刚刚出版了新书《亚洲世纪》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亚洲新兴市场的经济增长率预测为6.3%,几乎是欧元区(1.6%)的四倍之多。

快速增长的亚洲是否将成为未来世界舞台的主导者?刚刚出版了新书《亚洲世纪》的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顾问、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卡纳(Parag Khanna)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世界已经是亚洲的了。

卡纳对亚洲崛起的前因后果进行深入分析,同时驳斥了不少对亚洲的固有偏见。他认为,亚洲并非只是世界的生产车间,亚洲内部的资源转移并非零和博弈,学界也不应基于欧洲历史预测亚洲的地缘政治和经济未来。

“亚洲并不仅在全球价值链底层”

卡纳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不仅21世纪将属于亚洲,现在的世界实际已经属于亚洲了。

一方面而言,世界正在被亚洲主导。譬如,全球人口的60%聚居在亚洲,而如果以购买力平价计算,亚洲经济总量已经占据全球超过50%的比重。

有些观点认为,尽管亚洲经手全球大部分贸易,但在某些国际框架或外交组织内,亚洲的话语权还未占据主导。卡纳对此并不认同,他称:“像联合国、世界银行和世贸组织(WTO)这样的制度并不属于任何国家和地区,而属于全世界。你并不能因为我们还使用着西方国家发明的制度,就说我们活在西方主导的世界中,因为这些制度早就普世化了。”

另一方面,世界处于逐渐亚洲化的趋势当中。卡纳举例称,世界上以中国为最重要贸易伙伴的国家数量是最多的,而中国和日本的对外直接投资总额加起来也居世界首位。

从全球价值链的角度来说,有些学者认为,作为制造业中心的亚洲只是某些关键科技的接收者而非创造者,因此从这种意义上来说,是亚洲正在全球化,而非世界正在亚洲化。

卡纳称,这种固有化印象的观点将全球价值链的内涵过度片面化,实际上亚洲国家在价值链的每一层级都足以与西方国家匹敌,甚至占据更加明显的优势地位。

“全球价值链开始于能源和农产品等大宗原材料,这一层级上亚洲有很多全世界最大的食品生产商。”卡纳一一分析道,“再往上是工业生产,而亚洲是世界的生产车间,从体量上讲,几乎全世界的制造业产出都集中在日本、中国、韩国、东南亚和现在的印度。仅仅以中国为例,其占据了全世界电子零件生产60%以上的数量。”

而在诸如半导体、软件和生物医学等更高阶的价值链产品中,卡纳认为,这一层级的主导者更加混合,但亚洲在某些部门也处于领先地位。他称:“在很多领域,亚洲国家变成了发明者、输送者,而非单纯的被给予者。如果量化的话就会发现,亚洲对于西方的依赖性已经非常小了。譬如在互联网技术、5G等通讯技术上,中国就做得更好。”

亚洲经济“前浪推后浪”

在新书中,卡纳论述道,从二战结束后至今,亚洲兴起的四波互利共赢的经济发展浪潮是推动亚洲实现崛起的重要原因,亚洲经济奇迹其实是一系列故事的合集。

日本仅仅用战后三十年就成为了当时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紧随其后的是包括中国香港、中国台湾、新加坡和韩国在内的“亚洲四小龙”的经济腾飞。在1978年底开始改革开放的中国代表第三波亚洲经济发展浪潮,现如今正在进行的第四波浪潮则是由东南亚和南亚国家发起的。

在第四波浪潮中,曾有专家向第一财经记者指出,有部分在华外资企业正出于成本管控的考虑向越南转移,而越南在对外出口结构上与中国有很大的相似性。

但卡纳并不认为这意味着亚洲内部的零和博弈。先是日本投资亚洲发达经济体,然后亚洲发达经济体投资中国帮助其发展,现在中国、日本和亚洲发达经济体再一起投资南亚和东南亚,卡纳认为这四波浪潮并非相互独立而是相互增强的关系,为什么中国在劳动力人口规模下降的情况下还能增加出口呢?正是因为中国在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地方扩大劳动力规模,然后把出口赚到的钱在国内消费或投资技术,提高创新和生产能力。

卡纳称,中国的模式恰恰是全球化的模式,中国的持续增长证明了全球化是正确的方向。

卡纳向第一财经记者解释新作中的观点道:“上世纪的欧美将劳动力转移到亚洲国家,亚洲得以通过出口商品积累巨额贸易盈余,这些盈余进一步转化成储蓄或外汇储备。当亚洲国家用这些外汇储备购买美国国债,使美国利率维持在很低的水平,就方便每个人为增长融资。现在,富裕的亚洲国家劳动力开始老龄化,要将其转移至更加欠发达的国家,这就是一种大范围和大周期的循环。”

亚洲与欧洲有不同的哲学

出生在印度的卡纳旅居欧洲多年,他认为符合亚洲的理论与西方理论有很大区别,不少学者用欧洲历史预测亚洲未来是缺乏说服力的,他因此在书中以亚洲视角重塑了亚洲历史。

在过去几个世纪中,欧洲常常陷入连绵不绝的连环战争中,而亚洲却并未发起主要大型战争。卡纳认为,这主要由于亚洲与欧洲战略文化的差异。

“欧洲非常小,一场战争只是导火索,所有战争都环环相扣。但在亚洲,冲突的相互联系性更弱。”卡纳对比道,“在欧洲,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当一个国家的敌人攻击它的朋友,它会攻击这个敌人。但在亚洲,当我的敌人攻击我的朋友,我一般会按兵不动。”

卡纳观察到,相比欧洲,亚洲历史上更尊重不同国家文化间的差异性。他称:“有好几个世纪,法国想要征服德国,让德国说法语,而德国想要征服整个欧洲,让他们说德语。亚洲不是这种思维。”

此外,相比欧洲是现在一体化程度最高的地区体系,卡纳认为,亚洲内部的知识互通与互补性贸易也由来已久且潜力巨大,从中国四大发明的传播到越南学习中国的经验莫不如是。

卡纳称,亚洲国家的比较优势差异很大,这促成了亚洲内部巨大的相互贸易额:“亚洲内部的相互贸易量比亚洲和其他地区的贸易量还要大,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不是美国和欧洲,而是亚洲。如果你把中国和日本、韩国、印度和东盟国家加起来,就要比中美贸易额大得多。所以中国的贸易优先应该是亚洲,和亚洲国家继续友好贸易。”

原创文章,作者:陈默,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enmo.com.cn/131799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Q8938580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chenmo.com.cn

工作时间:每天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