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华外国人谈“中国速度”:这,只可能在中国发生

原标题:在华外国人谈“中国速度”——这,只可能在中国发生经济日报图达美航空大中华区及新加坡总裁黄康:中国发展快变化大机会多出生在新加坡的黄康,其人生经历和《调色板》有相同之处。1995年,在新加坡国立大学电气工程专业获得荣誉学士学位后,他作为新加坡航空公司的员工,被公司派到广州

原标题:在华外国人谈“中国速度”——这,只可能在中国发生

经济日报图

达美航空大中华区及新加坡总裁黄康:

中国发展快变化大机会多

出生在新加坡的黄康,其人生经历和《调色板》有相同之处。1995年,在新加坡国立大学电气工程专业获得荣誉学士学位后,他作为新加坡航空公司的员工,被公司派到广州和北京工作,事业从中国起步。

作为中国航空业发展变化的见证人,黄康感慨万分地对记者说:“20年前后一对比,我对中国感受最深的是:发展快、变化大!”

1995年到1997年,黄康在广州和北京工作。当时旅游市场刚刚开放,许多中国人出国旅游,主要是飞新马泰。办护照和签证的整个流程非常复杂,出国旅客办理出关手续也很繁琐。黄康回忆:“我们作为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员,也感到非常紧张,经常是飞机快要关舱门了,还有一些乘客匆匆忙忙赶到登机口。”

2016年春天,黄康加入美国达美航空公司,来到上海,担任公司大中华区及新加坡总裁。

“20多年前,我当时的上班地点是广州老白云机场,还有北京的1号航站楼。如今,广州有新白云机场,北京早就有T2和T3,新机场也在建设当中。航空、高铁、高速公路,都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缩影,说明中国人民生活水平在很快地提升,需求也在增加。”黄康告诉记者:“中国市场除了变化大、变化快,最重要的一点是机会多!”(记者陈颐)

德国中心CEO夏建安:

我在中国的工作越来越忙

《经济日报》记者日前走进位于上海浦东张江高科技园区的德国中心时,德国中心CEO夏建安先生刚从德国回来,他用英汉双语热情地介绍:“我姓‘Sommer’,德语里正是‘夏’的意思。”

像大多数对时间和数字很敏感的德国人一样,夏建安对他第一次到达中国的日子记得非常清楚:“1995年1月份,我来到中国,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那一年我32岁。”1995年的中国,经济改革和发展如火如荼,一些德国企业相继来到中国。德国中心顺应时代潮流在上海成立,夏建安担任上海德国中心副总经理,主要工作是为进入中国的一些德国中小企业开拓中国市场业务提供咨询服务。他说,在中国工作越来越繁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