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情感

亏损硬伤难愈合,“二次元小巨头”B站举步维艰?

互联网流量收割时代远去、全球经济增速放缓,资本市场对成长性企业更加严格,集体杀估值便是证明。而这一次B站会加入视频兄弟们的下跌阵营吗?5月14日,二次元小巨头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交出了一份亮眼

互联网流量收割时代远去、全球经济增速放缓,资本市场对成长性企业更加严格,集体杀估值便是证明。而这一次B站会加入视频兄弟们的下跌阵营吗?

5月14日,二次元小巨头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交出了一份亮眼的一季度财报。数据显示,B站总营收为13.7亿元,同比增长58%,月活用户首次超过1亿。不过,亏损依然是B站的硬伤。曾有业内人士预测,B站或许会成为视频网站中最先实现盈利的平台。但就目前来看,B站不断扩大的亏损仍是市场的关注点。

1

营收结构趋于健康 变现能力依然堪忧

B站财报首先展示了自己新的成绩单——用户和营收上双双实现了高速增长。B站总营收达13.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8%。更需要强调的是,在2019年第一季度,B站实现了MAU首次破亿,达到1.01亿。其中移动端月活用户为8860万,分别同比增长31%和39%。B站社区核心群体——通过100道社区考试答题的正式会员,其数量在第一季度同比增长39%达到4930万,在第十二个月的留存率80%。

与此同时,就2019年一季报数据来看,B站营收结构正变得更加健康。数据显示,B站对游戏业务的占比虽然依旧最高,但相比之前,过度依赖游戏业务的现象正在逐步改善。

B站2019一季度移动游戏营收为8.735亿元人民币,占营收收入的64%。而此前,2018年B站前三季度游戏收入的占比分别为79%、77.1%、68.5%,到了2018年四季度,游戏业务占比则约62%。

由于一直被指摘是“披着视频外衣的游戏公司”,B站的一大目标就是去游戏化,而今的财报倒是印证了这一点。另一方面,在非游戏业务方面,一季度B站直播及增值服务业务收入达2.9亿元人民币,占总营收的21%,同比增长205%,本季度B站有效直播月活用户达1140万,季度直播付费用户数超120万。

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认为,直播是B站内容生态的重要环节,“B站对于整个行业的内容优势在游戏、电竞、泛二次元内容、虚拟主播等领域都应该能做到行业绝对的头部。”广告业务方面,B站本季度广告收入达1.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0%;电商及其他业务的一季度收入达到9600万元,实现621%的同比增长。

虽然收入和业务表现尚可,但是整体成本增长持续,导致当季净亏损人民币1.956亿元,净亏损幅度为14%,亏损幅度扩大。较上年同期的净亏损5780万元扩大238% ,比去年同期的净亏损也更高。2018年前三季度,B站的净亏损额度分别为5780万元、7030万元、2.46亿元。

2

踩在情怀与商业跷跷板上,亟待新探索

承载人许多人青春记忆的B站经历了十年的风风雨雨,终于由二次元小众聚集地发展为大众最喜欢的视频网站之一。去年,3月28日,从A站“后花园”走出的B站正式登陆纳斯达克更是引发外界各方关注。

刚刚过去的4月,在2019中国网络版权保护与发展大会上,陈睿发表主题演讲时也坦承,并表示B站在2018年的付费会员数增长了51倍。但是会员的增长依然掩盖不了商业变现难的困境。

此前据华尔街见闻分析,小众内容引祸,大众发展水土不服,内容原罪与资本困境,是目前B站面临的棘手问题,而“涉黄低俗内容的频频冒出”作为整个运营体系中的一环,只不过深层问题交错的表层反馈。

说白了眼下B站的问题无非集中在两点,一方面,B站由小众变大众,伪二次元内容泛滥,用户不再纯粹,直接导致原创UP主流失严重,现有UP主质量参差不齐,一定程度上带来管控风险;另一方面,爱奇艺、腾讯、阿里巴巴三大资本入驻,B站背负的压力深重,以拷贝游戏为主的盈利模式过分单一,使得流量变现越发局促。

对于现今棘手问题甚多的B站而言,其旅途或许才刚刚开始。未来如何走,B站或许要一步步解决下述问题:

第一,提振非游戏,泛次元与大众文化的多元化发展。

对B站变现来说,最重要莫过于游戏板块。但对于B站而言,非游戏业务的表现更决定B站未来。无论从内容还是商业化运营,B站尝试逐步走出二次元和小众文化。

仅限于二次元圈子内,要想把公司做大做强还是太困难,必须要跳出去,在更广阔的范围内竞争。直播、广告和电商是B站三大的新业务方向。

而现有的动作表明,无论从内容还是多版块的商业化探索,B站已经悄然走出二次元和小众文化,B站加快在动画、漫画、音频、虚拟偶像、虚拟主播等领域投资,同时测试电商小程序。

另外,B站已经在美妆类,历史类,甚至学习类短视频市场上稳居前列。它其实一直在补多元化的课,只是二次元的光环太过亮眼。未来如果有一天,用户的日常起居所面临的所有问题,都能够通过观看B站视频得到答案,也不要感到惊讶。

第二,对于自制内容加大投入,拉动大会员业务的收入,而且也会更好发挥IP的长尾效应。

在电话会议上,B站副董事长兼首席运营官李旎表示,今后内容方面的投入会更倾向于自制属性的内容。她认为:“对于自制内容的投入,不仅会拉动大会员业务的收入,而且也会更好地发挥IP的长尾效应。我们看到年度大会员自动续费的比例是相当高的,后续也会建立基于IP衍生开发的更多种回收机制。”

众所周知,随着单视频过亿会员时代的即将到来,几乎所有的视频网站都已经推行了会员付费业务。2018年三季度爱奇艺的付费会员收入占比更是首次超过在线广告收入跃居为主营业务的收入首位。

虽然同是视频网站,但由于B站的特殊性,在二次元用户的眼中,B站一直是以“良心”著称的视频网站,视频既没有广告,也可以免费观看。早在2016年,B站也成尝试过“大会员”付费制度,但却由于不能让用户获得与价格相匹配的服务而引来了众多吐槽和不满。

对于B站来说,其会员付费尚处于初级阶段,毕竟B站的用户付费习惯尚未成熟。在此方面,其有待进一步挖掘。

B站要继续做大,也要吸收粘性较强的UP主,使得原创更加出彩,使得粉丝更加有活力。此前的B站除了拥有大量英美日剧的资源之外,同时还有大量的原创混剪作品,但是目前,对视频剪辑内容的把控进一步加强,这是否又会影响到B站的发展呢?

除了需要加强对原创UP的关注以外,对新番的引进,也是必不可少的。此前,《鬼灯的冷彻》、《冰上的尤里》等热门动漫,均在B站上连连更新,吸引了一大波粉丝。在失去英美日剧这样的主要阵地之后,漫画新番的引进成为了重中之重,B站在这点上一直做得很好。

第三,腾讯、阿里巨头加持亦成B站未来业绩看点。

虽然获得了AT两家的青睐,但是B站的尴尬并没有消失。站队腾讯还是阿里,这是中国互联网企业都难以避免的一个选择困境。对此,B站的解决之道是维持三角平衡。三角形被认为是最稳定的结构。B站与阿里腾讯两巨头均保持合作关系,拒绝明确站队,保持二次元世界三角的平衡。

在2018年四季度,B站分别与腾讯、阿里达成战略级合作,B站方面称,目前合作正处于稳步推进中。

在与腾讯的战略合作中,双方围绕着ACG领域进行了部分国产动画版权的交换,并有多个新的动画项目处于合作中;同时B站也参与联运、发行数款腾讯游戏。

在与阿里的战略合作方面,部分头部UP主已经入驻淘宝进行内容创作,为双方生态的结合打下良好基础。通过此次合作,双方也将帮助UP主更好地在两个平台上实现并提高个人商业价值。

此外,B站也在加强自身生态布局。2018年11月,B站正式推出了第二款独立应用“哔哩哔哩漫画”;2018年12月,B站完成了对音频社区“猫耳FM”多数股权的收购。今年3月,B站宣布与索尼旗下Funimation在动画内容及版权领域达成战略合作。

第四,打造成一个有独特文化的社区平台,而社区文化就是最大的竞争壁垒。

在知乎上有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会退出B站?”。排名靠前的几个回答无疑都指向了一个方向:因为B站变得越来越不像B站。

对于死忠粉也就是那一批核心用户来说,B站广告增加且匹配欠精准、内容和弹幕质量参差不齐,甚至有乱入的错觉、当年简单的讨论氛围不再……

陈睿一直强调“反感以牺牲用户体验和强迫用户选择为代价的商业化”。不过想要朝更大的市场发展,去满足更多面用户需求甚至迎合大众用户需求的时候,未来势必要更多突破。

B站不仅是要提供更多专业二次元内容——加强和腾讯在动漫领域合作、布局上中下游漫画产业链投资相关公司、推出哔哩哔哩漫画App等,都是不断在满足核心用户需求、构建自己的独特壁垒,其实更重要的是如何打造成为一个有B站独特文化的社区平台。以及,如何平衡平台变现需求与保持这个二次元社区的独特性和纯净性的长期难题。

最后,以及

变现要克制,增长害怕激进……B站要发展,这是不可避免的成长路上的矛盾所在。

亏损继续扩大如今成了B站一直的软肋。而财报的几组数据细节也折射了一个问题——无论用户对B站爱得多么深沉,B站与靠社区起家的互联网创业公司一样,必须小心翼翼地处理粉丝黏度与商业化之间的平衡。毕竟粉丝是未来盈利的关键,而商业化则是公司正常运作的基础。

因此,B站这家网站还是要活在现实世界中的,而不是活在二次元里。

原创文章,作者:陈默,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enmo.com.cn/79797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Q8938580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chenmo.com.cn

工作时间:每天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