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轻资产创业项目 (你得认真学学!)

来源:中国青年报

“在家露营”快速出圈 露营装备“一帐难求”

清明假期很是火爆的露营市场,“五一”小长假依旧表现抢眼。

根据多家旅游平台发布的假期消费数据,“五一”期间露营相关的搜索量、订单量上涨明显。同程旅行发布的数据显示,“露营”相关旅游搜索热度环比上涨117%。根据去哪儿平台数据,露营相关产品(住宿、出游)预订量是2021年的3倍,可以露营的公园门票销量同比涨幅超过四成。

不过,在多地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政策收紧背景下,各地露营玩家也相应调整着露营计划。

家住北京的90后露营玩家庞磊,留意到“五一”期间北京不少露营地都因疫情暂时关闭,即便是可以迎接散客的露营地和郊野公园,也在“限量、预约、错峰”的疫情防控规定下减少了客流,决定“还是不去了,在家也可以模拟露营的感觉,比如直接用卡式炉、气罐煮火锅,收纳起来比电磁炉要方便”。

在社交平台上,也有不少玩家分享起“在家露营”的布置心得,无论是在阳台搭起帐篷,将花架上的盆栽植物引为“户外景色”,还是拧亮一盏营地灯,用摩卡壶做出一杯饭后咖啡,每一个带有露营氛围感的场景,都离不开若干装备的“配合”。

值得留意的是,“在家露营”并非应对疫情的“权宜之计”,2020年以来兴起的“搬家式露营”,其本意便是将家居生活“搬”到户外。与讲求野趣、便捷的传统露营相比,搬家式露营更注重露营的场景、氛围和仪式感,在增添户外舒适度的同时,也为露营风格融入日常生活和城市业态埋下了伏笔。

客厅里的蛋卷桌

2019年年初,社交平台上的一组搬家式露营照片,刷新了庞磊对露营的认知,“除了花花绿绿的速开帐篷,露营装备原来还有这么多选择”。不久之后,庞磊就买下一套黑色系露营装备,包括帐篷、天幕和露营桌椅。

庞磊喜欢设计别致的小众装备,也愿意将时间花在发现与众不同的装备样式上。露营地、电商平台、同城线下门店、出差城市新开的户外装备店,都是庞磊的装备购买渠道。两年来,庞磊陆续“淘”回两顶帐篷、两张天幕、6把露营椅、4张桌子、3套炉炊具和若干小配件,连日常衣着都开始向户外风格靠拢。

根据使用场景的不同,搬家式露营装备往往可以划分出睡眠、客厅、照明、收纳等系统,各个系统下又会再细分出多种装备。例如,帐篷、气垫、睡袋、枕头、地毯等装备,都可归入睡眠系统。

随着搬家式露营走向深入,对部分玩家来说,“家”与“露营”的界线也开始变得模糊。

“和一般家具相比,露营装备要更便于拆卸移动。我认识的不少90后朋友,会直接在生活中使用月亮椅、蛋卷桌这些露营装备,这样既能保持‘随时在路上’的状态,想给家里换个风格也很容易实现。”露营玩家、“OWLET小猫头鹰”露营商店创始人张晏玮说。

在户外生活方式平台“一帐”创始人刘婷婷看来,国内搬家式露营的兴起,意味着人们已开始将目光投向露营本身。

“过去20年,露营都是登山、徒步等户外运动的配套应用,是为人们能在自然环境里走得更远、更深入地去挑战自然而准备的,露营装备也以实用性为主,注重安全、便捷。2020年以来,当露营地本身成为旅行目的地,露营装备的功能也会转向生活、休闲方向,会更容易融入日常生活。比如说,在各地举办露营会时,我们发现广东的朋友会在凌晨三点的营地里烤乳猪、做腊肉炒饭,这样生活化的场面是不可能出现在登山徒步营地里的。”刘婷婷说。

“一帐难求”背后

搬家式露营的快速出圈,也带热了雪峰、大白熊、挪客、牧高笛、黑鹿、火枫等户外品牌。

“有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在线上交易平台,很多二手露营装备可以原价卖出,因为根本就没有现货。”庞磊说。

刘婷婷对二手装备的抢手程度也颇有同感,“我们为参加过一帐活动的朋友建了个二手交易群,这个群一直很活跃,一般来说,转让信息刚发出来,装备就会‘秒没’”。

为什么露营装备会如此抢手?

一个重要因素是,不少国内露营装备生产商的产能有限,尚无法负荷消费端的旺盛需求。

以成立于2012年的维达利多为例,维达利多是厦门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户外品牌,由杨达春、林灿峰、郑菲妮三位主理人联合创建。据郑菲妮介绍,2020年之前,维达利多设计生产的帐篷、天幕等产品,大多销往海外。

“2019年时,员工有80多人,那会儿国内市场对休闲风格的露营产品还没有太多兴趣,直到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国内的露营产品需求才大幅增长,再加上出口订单锐减,我们的主攻方向转回了国内,每一年都在拓展产品线,到了今年,员工也增加到200多人。”郑菲妮说。

尽管如此,在维达利多的线上店铺,“断货”“下架”产品依然为数不少。

“一些还在架上的产品,消费者这个月下单,要下个月才能发货,我们的产能要跟上消费者的需求,还是有点困难。”郑菲妮说。

在刘婷婷看来,目前不少户外品牌正面临着两难局面,“如今露营正热,品牌若是不提升产能,就会白白错过一波红利期;但若是为订单而增加人工、开发新厂,一旦未来露营需求降低,此前的投入和库存压力又会带来新的问题”。

体验前置:城市里的露营“据点”

个人消费者、露营地和露营装备体验店,是维达利多近两年来在国内的主要客群,这也让郑菲妮留意起线下体验店这一业态,“过去户外用品店数量不多,走的是专卖店路线,服装和装备堆得到处都是,氛围感不强。2020年搬家式露营兴起后,户外装备店渐渐多起来,在店铺格局、产品陈列上也更加注重对露营场景的营造”。

走进位于北京798艺术区的OWLET小猫头鹰露营商店,在70平方米的空间里,可以看到一处由蛋卷桌、折叠椅、户外炉炊具组成的露营餐饮场景。“在一个相对完整的场景里,客人更能明白自己需要什么,目前露营桌椅是店里最畅销的,也与体验性强不无关系。”张晏玮说。

2022年清明假期刚过,在北京将府公园与朗园Station交接处,摄影师周舒鑫与露营时结识的两位朋友新开了一家野派户外集合店。为模拟露营的户外环境,除了在室内场景区布置绿植装饰,他们还请人在外摆区的地面上铺了厚厚一层碎石。

“未来计划推出手冲咖啡套餐,客人可以在我们协助下,用露营电炉和摩卡壶做出一杯咖啡,同款装备也可在店里购买。”周舒鑫说。

在场景营销之外,露营装备店的种种设计,也便于举办各类露营线下活动。例如,OWLET小猫头鹰露营商店自2020年11月创建以来,已举办过二手市集、咖啡品鉴、新品发布会和露营经验分享会等活动。由于现有店铺空间相对浅窄,OWLET小猫头鹰已经租下相隔一条过道、面积达150平方米的店面,计划开展更多露营相关的活动;野派户外集合店即将装修完工的二层露台,也是为举办露营主题活动而准备的。

“装备实体店就像是内嵌在城市里的一处露营‘据点’,既前置了露营体验,也为喜爱露营的朋友提供了实体空间。”周舒鑫说。

值得留意的是,在露营热日益高涨的当下,露营装备线下体验店的种种探索,也是城市露营发展过程的一个缩影。在城市人流密集的商圈和文创园区,带有露营话题的咖啡厅、快闪店,已成为年轻人新的社交关注点。

城市营是刘婷婷创业团队对外推出的一项业务,在她看来,露营已成为商圈和品牌的“营销密码”,“很多品牌和购物中心都找到我们,希望在推广活动中加入露营元素,我们做的城市营,很像露营主题的城市市集,为消费者提供了直接了解露营生活方式的渠道,但这部分客群能否沉淀下来,也要在他们真正体验过营地生活后才能知晓”。

杜绝“野蛮生长”

“五一”假期期间,“一帐”在北京的两场活动都因疫情推迟了。

“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的确影响了收入。过去一两年,我们在全国各地办了几十场露营会,大部分收入都来自线下,今年线下活动办得少,收入自然减少,我们还算是轻资产创业,那些实体投入较多的同行,遇到的问题可能更多。”刘婷婷说。

周舒鑫曾算过一笔账,加上前几个月的房租,野派户外集合店从装修到开业,已投进130多万元。

“我们开业还不到一个月,今年‘五一’假期,本来打算好好运营一下的,现在受疫情影响,只能先闭店,等待进一步的消息。”周舒鑫说。

疫情发生以来,露营行业走上了发展的快车道,但“靠天吃饭”的行业特性、市场爆发期的野蛮生长,也让露营装备领域出现了一些乱象。

例如,“搬家式露营”由于自带话题热度和“出片”效果,在部分社交媒体的造势下,滋生出过度攀比的土壤。

“现在经常能听到所谓的装备‘鄙视链’,其实真正的资深玩家反而在装备上看得比较轻,几万元的帐篷、几元钱的风绳,说到底都是表达自己风格的工具,又何必要分出上下高低呢。我还遇到过那种为了在学校活动上出风头,砸钱给孩子买装备的家长,这种风气真不可取。”庞磊说。

郑菲妮则发现,自家公司推出的一款“印第安金字塔自动帐”,能在电商平台找到多家仿品。

“我们花了两年时间研发的新品,有的代工厂几个月就模仿出了仿品,品质不高,可价格却比我们低很多,这样的产品上架之后,给我们带来很大的困扰。我们向平台方反映过这个情况,但很多商家从代工厂进货之后,已在产品上贴了自己的品牌标签,平台也无法进行辨别,申诉10条往往只能成功1条。我们只好联系律师来处理这个问题,但法律程序流程漫长,至今还没有结果。”郑菲妮说。

中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李璇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创文章,作者:海外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henmo.com.cn/156676.html

(0)
上一篇 2022年5月16日 04:46
下一篇 2022年5月16日 12:03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发布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