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酒行业有哪些(小白必读干货)

中华网酒业2022年1月1日讯,新年伊始,前行不忘来时路,尽管过去一年受到新冠疫情冲击,但白酒行业依然不缺乏热度和话题。

盘点2021年度酒行业十大热点事件,可以说“涨”成为行业头等大事,茅台依然是话题王,“酱酒”热度不减……让我们再次重温属于白酒行业的2021年。

事件一:一场“染酱”即涨的资本狂欢

“酱酒热”是过去一年行业绕不开的话题。以茅台为代表的酱酒企业业绩一路高歌猛进。在2021年最后一晚,贵州茅台发布《2021年度生产经营情况公告》称,2021年公司预计实现营业总收入约1090亿元,同比增长约11.2%,归母净利润约520亿元,同比增长约11.3%,“千亿茅台”正式诞生。

伴随着“酱酒热”品牌与资本群雄逐鹿,越来越多的其他香型酒企及业外资本纷纷加入到“染酱浪潮”中。

今年3月份修正药业公开表示,进军酱酒产业,要成为继天士力外第二家做酱酒的药企,还考察了一些位于茅台镇的酒厂,“染酱”势头强势。

4月30日,五叶神集团与仁怀市签订投资协议,启动厚工坊酒业年产5000吨酱香型白酒生产项目,并表示“期望2025年前达到万吨产能并超过30亿产值”。

5月19日,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与“会展大王”邓鸿强强联手将在茅台镇核心区新建衡昌烧坊和一九一五双生产基地、酒庄等,签约整体投资超100亿,四年规划产能3万吨,一期工程将在1年内完工。一期工程完工后,届时年产能将超过万吨。此后8月9日酒类零售企业壹玖壹玖公告融创系关联企业2亿元认购公司定增股份274.95万股,地产大佬孙宏斌“醉酒”再度引发关注。

6月7日,来伊份回复投资者提问时表示,为满足消费者需求的多样性,公司全资子公司上海醉爱酒业有限公司于2020年初推出了自有品牌的酱香型白酒产品。

6月20日,金针菇大户众兴菌业公告宣称拟收购茅台镇圣窖酒业股份有限公司100%股权,跨界涉足酱酒。

10月19日,吉宏股份发布公告,公司于2021年6月拟收购贵州钓台贡酒业有限公司不低于70%的股权,进而持有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古窖酒业有限公司资产。

“花生油大王”鲁花推出售价999元/瓶的鲁花酱香经典产品轰动粮食和酱酒两大市场。

除业外资本进军酱酒市场外,其他香型酒企也蠢蠢欲动布局酱酒赛道。

4月末,海南椰岛宣布其全资子公司海南椰岛酒业发展有限公司与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糊涂酒业共同出资设立合资公司,注册资本为3亿元。6月26日,海南椰岛在贵州遵义举办椰岛酱酒封坛仪式暨新品发布会,并宣布成立酱香酒合资公司。随后,海南椰岛高调推出酱香酒产品。

4月9日,水井坊发布对外投资公告,称将以合资形式投资贵州水井坊国威酒业有限公司,而此合资公司的注册资本至少为8亿元,水井坊计划以现金出资的形式,占合资公司注册资本的70%。

黄酒龙头企业古越龙山也试图分一杯羹,推出女儿红酱酒;还有一直在葡萄酒界摸爬滚打的天鹅酿酒集团也宣布入局酱酒市场并发布首款酱酒产品——藏·酿造院。

梳理“染酱”的业外资本不难发现,众多玩家入局都带着“出乎意料又情理之中”的色彩。

官宣“染酱”后,众兴菌业股价连涨6个一字板;吉宏股份斩获8天3板;来伊份的股价在9个交易日里涨幅近60%;在沾“酱”即涨大戏中,最为疯狂的是*ST天成,因为被传闻有酒企将借壳而连续涨停,最高时*ST天成股价涨超过200%。

历史总是如此惊人的相似,因“染酱”股价飞涨后,众兴菌业、吉宏股份、水井坊等企业又纷纷挥别酱酒赛道,其理由是“因市场宏观环境发生变化”。

我们不妨冷静思考一下,“酱酒热”的背后到底是一场资本蹭热度“割韭菜”的“狂欢”,还是真靠卖酒赚钱?

事件二:引发行业震荡的监管座谈会

8月20日,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价监竞争局发布《关于召开白酒市场秩序监管座谈会的通知》会议通知。座谈会主要针对的是资本围猎酱酒,以及茅台酒价高涨如何控制的问题。引发行业震荡,也给酱酒热降降温。

中华网酒业于当日前往中国价格协会进行实地探访。座谈会分为上下午两场,上午场以行业专家建言为主,下午场参会方包括五粮液、洋河、酒鬼酒、舍得酒业、水井坊、吉宏股份、怡亚通等酒企。

上述消息一出,行业内外一片哗然,白酒股集体下挫。当日(8月20日)收盘,酒鬼酒、山西汾酒触及跌停板;百润股份、口子窖、舍得酒业、水井坊、五粮液、洋河股份、泸州老窖等16只个股跌幅均超5%;贵州茅台盘中一度跌超5%,近一年来首次跌破1600元,总市值下跌至2万亿以下。

事件三:茅台镇酒厂整治

酱酒井喷式发展的势头下,茅台镇的酒厂如雨后春笋一般涌现,让本就面积不大的茅台镇硬生生挤下了近3000家大大小小的酒厂。但是,真正有实力、有正规牌照的只有500多家。在这种背景下,酒企之间的无序竞进一步加剧,茅台镇的生态系统遭到破坏。

为此2021年8月26号仁怀市政府召开了一次重要会议。会议主要针对当前仁怀白酒产业突出的生态环境问题和“小、散、弱”等现象重点整治。通过“以打开路”、“以排定产”、“减总量、控增量、保质量”的方式,实现仁怀白酒产业的兼并重组、整合关停、改造升级和转型发展。会议结束后仁怀市政府就着手开始了对小酒厂的整改,他们首先选择了几个区域作为试点,并对区域内的小酒厂进行关停、拆除和重组。

随即,一则“关于茅台镇的600多家小酒厂将面临倒闭”的消息在朋友圈疯传。一时间引起不少酒商大量的转发和热议。

事件四:“酱酒第二股”坎坷上市路

尽管酱酒很热,可是放言整个酱酒市场,只有茅台一家上市企业,谁会是“酱酒第二股”?成为行业关注的焦点。

2020年5月18日,国台酒业递交IPO招股说明书申报稿。2021年6月4日,国台酒业出现在证监会网站公布的2021年度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终止审查企业名单中,该名单显示,国台酒业终止审查决定时间为2021年6月2日。随后国台酒业董事长在公开回应中称,计划最晚十月底再报IPO材料。

在争夺酱酒亚军的赛道上,郎酒是其中相当卓越的选手,甚至可以说已与习酒、国台形成了鼎足之势。

从2007年第一次计划上市起,郎酒的“上市梦”已经持续了14年,而郎酒IPO之路并不顺畅。5月28日证监会官网披露,证监会就郎酒IPO提出了53条反馈意见。随后,郎酒于6月11日更新招股书,三位数的营收增速,让郎酒IPO呼声再次高涨。

事件五:贯穿全年的“涨价潮”

除“酱酒热”2021年另一个高频词“涨价”。从年初到年末可以说白酒企业上演了一场“提价接力赛”,尤其是临近岁末,酒行业“涨声”更甚。

2021年年初,泸州老窖、古井贡酒、剑南春、水井坊等多家酒企曾发布涨价通知,古井贡酒甚至对旗下20多个系列的产品价格进行了不同程度的上调。年中,今世缘、西凤和金沙酒等酒企也曾上调产品价格。下半年以来,涨价范围更广,大量次高端名酒企业参与到涨价的浪潮中。

前不久,五粮液对旗下核心产品第八代五粮液的提价计划,将计划外价格从999元/瓶提升到1089元/瓶,计划内价格889元/不变,计划内外的合同量为3:2。经测算,综合下来,第八代五粮液的出厂价从889元提升到969元,增幅近9%。

泸州老窖也随即跟进。12月20日,泸州老窖国窖酒类销售有限决定52度国窖1573经典装(500ml*6)团购建议价格调整为1100元/瓶,38度国窖1573经典装(500ml*6)团购建议价格调整为800元/瓶.

事实上,泸州老窖今年以来频繁对旗下产品提价。此前12月15日,泸州老窖销售公司就曾发文表示公司西南、中南地区的38度和52度国窖1573经典装终端渠道计划内配额供货价格建议分别上调40元/瓶、70元/瓶,计划外配额供货价分别调整至750元/瓶和1080元/瓶。

而在8月份、7月份和今年1月份,泸州老窖销售公司也多次发文调价。8月24日,泸州老窖再度发布国窖1573价格体系上调通知,决定自2020年9月10日起,52度国窖1573经典装结算价上调40元/瓶,38度国窖1573经典装结算价上调30元/瓶。

8月15日,泸州老窖销售公司华北(东北)大区发布文件,通知称自2021年9月16日起,38度国窖1573经典装(500ml*6)酒行渠道供货价格上调50元/瓶。

不仅仅头部酒企打出“涨价牌”,区域性白酒企业和黄酒企业也相继加入涨价的浪潮中。

12月24日,顺鑫农业发布公告称,拟对部分牛栏山白酒产品价格进行调整,调价幅度在20元-50元/瓶。

12月16日珍酒发布公告,对公司多款产品的打款价进行10-100元幅度不等的上调;12月13日,舍得酒业发布公告,品味舍得(藏品)出厂价上调30元/瓶,智慧舍得(藏品)出厂价上调50元/瓶。

12月23日,古越龙山对公司青花醉、清纯(醇)、库藏系列进行5%-20%幅度不等的调整。对果酒、浮雕、花色品种、状元红等其他产品,提价幅度为5%-20%。

除此之外,青青稞酒、李渡酒业、景芝酒业等多家区域性白酒企业曾发布调价通知

据不完全统计,仅10月底以来,白酒行业累计已有14家酒企进行涨价或停货,涉及产品多达20余款产品。

事件六:持续10个月的茅台“拆箱令”

与上述白酒企业相反的是,这家酒企非但没官宣涨价反之为其而烦恼。

自2017年底茅台酒出厂价由原来的819元涨至969元以后出,至今4年茅台酒出厂价格未曾有过变动。也因此茅台酒提价的声音与市场传言不绝于耳。

尽管官方不曾提价,但茅台酒市场价格一路走高。为“控价稳市”2021年1月,以原茅台集团董事长高卫东为首的领导班子出台一则“拆箱令”:提出专卖店中每月80%的茅台原箱酒需按照1499元/瓶的价格拆箱售卖,即使客户指定要求买六瓶,专卖店也必须同时拆开6箱“原箱茅台”,然后各抽1瓶,组合成1箱售卖。厂家将不定期到专卖店检查拆箱售卖情况以及箱子数量,如果发现箱子数量不达标,则酒厂会对经销商作出相应惩罚。

半个月后,茅台将拆箱政策升级,由“80%拆箱率”升级为100%,且100%的纸箱要进行保留,到8月份,茅台“稳市稳价”政策再度上弦,要求严格执行100%拆箱、100%库存清零以及100%开票。“100%拆箱令”,这也视为“茅台史上最严厉的控价举措”。

2021年8月30日,原贵州省能源局党组书记、局长、机关党委书记丁雄军将接棒高卫东,担任茅台集团董事长一职。“新帅”上任后的10月11日贵州茅台全面取消了“拆箱令”,普通6瓶飞天茅台不再强制开箱销售。同时,从12月13日开始,茅台将增加每盒12瓶飞天茅台的销售,专为开箱特卖,满足消费者想要购买原厂整箱和零付瓶装的不同需求。至此,持续了约10个月的“拆箱令”就此落幕。

“拆箱令”全面取消后,茅台酒的价格也应声回落。

事件七:茅洋汾“换帅”

2月23日,洋河股份发布公告称,2021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选举张联东为公司第七届董事会董事长;8月30日,贵州省人民政府网发布“通知”:省人民政府同意推荐丁雄军为茅台酒厂董事长,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人选。12月19日晚间,山西汾酒发布公告称,李秋喜到龄退休,推荐袁清茂为汾酒第八届董事会董事长人选。

三位新帅均为政府“空降兵”,人事更迭的背后折射出当地政府对酒业发展规划、酒企如何更好推动地方经济的全新思考。

事件八:酒企高质量发展下的扩产能

随随着国民消费水平的升级,消费者意识不断觉醒,对品牌、品质和健康的要求逐渐提升,但是对整个酒行业而言,优质白酒仍然稀缺。为满足消费者日益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以及考虑酒企业绩的成长性,产能扩建势在必行。

10月14日,郎酒4万吨酱酒投产。郎酒董事长汪俊林表示:经过二十年(2001-2021)的扩产,今年产能将达到历史最高值4万吨。预计明年重阳,郎酒庄园五大生态酿酒区将全面建成投产,届时年产能可扩充至5.5万吨。预计到2027年,高端酱酒储能将达到30万吨。

10月29日,贵州习酒“十四五”技改(一期)项目集中开工,仅一期规划就新增1.8万吨酱香酒及其附属配套项目,建设内容包括33栋制酒厂房、35栋坛装酒库、8组罐库、4栋制曲厂房等设施。

同样是在10月,金沙酒业5000吨基酒扩能项目投产,此前金沙酒业年产3万吨基酒扩能项目一期工程竣工。

2021年酒鬼酒也曾在半年报中提出,加快新建生产三区项目的建设,扩大曲酒产能;新建生产三区占地面积328亩,总投资额23亿,项目建成后将实现1.08万吨馥郁香型基酒产能、1.78万吨基酒储存能力。

11月3日,国台酒业宣布兼并重组茅源酒业。按照计划,茅源酒业未来的产能将规划到15000吨。

此外,珍酒、劲牌、安酒、丹泉等区域品牌,也都传出改扩建项目实施计划。

事件九:白酒新国标发布

6月,市场监管总局(国家标准委)发布《白酒工业术语》《饮料酒术语和分类》两项国家标准,重新对白酒的定义进行了规范。“新国标”主要有两大看点:一是明确白酒不得使用食品添加剂,将调香白酒从白酒分类中剔除,明确其属于配制酒;二是明确液态法白酒和固液法白酒不得使用非谷物食用酒精。2022年6月1日,白酒“新国标”将正式实施。

8月,多家媒体报道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价监竞争局发布了关于召开白酒市场秩序监管座谈会的通知。12月14日,贵州省市场监管局网站贴出《省市场监管局等五部门关于加强白酒生产许可事中事后监管严格依法实施主体退出的通知(征求意见稿)》。12月15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关于征求《白酒生产许可审查细则(征求意见稿)》意见的公告,征求意见稿指出,白酒标签不得标注“特供”、“专供”、“专用”、“特制”、“特需”等字样。

事件十:刷新纪录的成都糖酒会

说到行业大事记,顶着疫情压力仍给行业带来惊喜的第104届全国糖酒会。21.5万平方米的展览面积不仅让展览规模创下历届之最,现场更是汇聚了42个国家和地区的4106家参展商带来的特色展品,5万种产品同台斗艳,其展览规模创历史新高。

全国糖酒会被称为中国酒类行业“风向标”。在此届糖酒会上,持续了一段时间的酱酒热度,借助糖酒会再次升温。

据悉,2022年第106届成都春季全国糖酒会将于3月24日-26日在成都举行。

综上所述,其实不难看出不管是白酒产品的涨价,茅台的“控价”,产能的扩建等,过去的一年“涨”成为行业的主旋律。

告别2021,迎来2022,新年的一年祝愿酒行业业绩涨、质量涨、口碑涨……

本文源自中华网财经

原创文章,作者:金融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henmo.com.cn/158460.html

(0)
上一篇 2022年5月25日 01:17
下一篇 2022年5月25日 01:54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发布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