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没有经历过说出来都没人相信的事情?(人经历了什么才会谁都不相信)

你有没有经历过说出来都没人相信的事情?(人经历了什么才会谁都不相信)

万缘皆有因,万因皆有果,有些事你不想相信,却不得不信。

不知哪一年,我与闺女在县城边的河岸上散步,见到一个只有一间房子的小寺庙,我们探头往里面看看,一个最多二十岁的小师父认认真真的在读一本书(一定是经书,那时候不懂),他看到我们,笑了笑,放下书,说:“你们来啦!”就像是约好的客人到了一样,我回头看看,没有别人,只好不好意思地笑笑,居然有点感动。

这件事没有给我留下任何痕迹,回到自己的家和单位,我仍然是那个俗不可耐的人,对八卦感兴趣的人,偶尔会搬弄是非的人。

后来我离了婚,被生活沉重的打击过后,想寻找心里慰藉,在网上看到别人说读经可以使人心静,看开,于是也装模作样的在淘宝请了一本经开始读。其实问问自己的心,假不可耐。

又过了几年,闺女毕业进了单位,但是不喜欢自己的工作,同时又找不到喜欢的方向,她悍然裸辞回家,竟然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娘俩一时走投无路,就想起来旁边那个很小的寺庙,为了寻求一个心里寄托,跑去买了十元钱的香在佛前敬了。

这时候寺庙已经扩大了,我们烧完香走出来,居然又遇见先前的小师父,他看见我,立即站定,我看到别人都向他行礼,就也行了礼,他还了礼,走了。

因为闺女前途未卜,我们就多去了寺庙几次,有一次,一位陌生的女子喊我,问我:“师父让我问问你,平时可以来寺庙打坐吗?”我惊了,因为当时为了保养自己已经不健康的身体,我已经打坐有一阵子了,正好这两天觉得没有什么效果准备放弃了。

我于是告诉那位女子,自己的腿老化,医生说要注意少用膝盖,我已经不适合打坐了,可是我说来说去,她总有话反辩,最好只好同意。

于是开始每个星期日去寺庙打坐,我以为有很多人都在打坐,没想到只有那位女子和我两个人,(那我女子告诉我,其实本来只有我一个人,看到我推三阻四的,她怕我不来了,主动留下来陪我的),而我来的这一次,是寺庙真正有人打坐的开始,并且小师父居然已经定了一个打坐台 ,似乎觉得我一定会留下来。

就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任何人要求,我已经渐渐开始吃素。

现在,生活中的烦恼一样一样解决了,很多解决得不可思议,反正就是都不会影响我每周轻轻松松没有牵挂的去寺庙打个坐。

现在,寺庙的很多公益活动我都会参加,也接触了不少同行,他们都比我虔诚,有耐心。每次去寺庙,心里都特别轻松。很多时候跪拜在佛前时都特别感动。

2012年,我跟一堆人去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最后一晚住新山,那个酒店有点类似吊脚楼,感觉很鬼异。走20-30个楼梯才能到大堂,下面是开放式的停车场。

那晚我很累一到酒店,19点多我就睡了,我住走廊的最后一间。

那晚我感觉我整晚都没睡,做了一晚的梦跟一个老太太在打架,打了一整晚…

第二天早上同团的团友7至8人轮番敲我的门叫我,我听得到他们叫我,但是他们听不到我应他们,我很想起床但是起不来。

直到有一个人说:服务员把门打开,我怕我朋友出事了。

我才突然间好像被人松开似的弹坐起来,大家冲进来的时候发现我一个人坐在床上喘气,全部人吓一跳,然后一通臭骂,我跟他们说我洗下脸,马上下去……

我最后一个人上车,全部人都骂我,他们说:你不知道我们赶着要去坐飞机吗?你怎么这么没有责任感?

我跟他们说:我一整晚做梦跟一个老太太在打架,你们谁谁谁来敲门叫我,我都知道,我一直都有应你们但是我醒不过来。

车上有个男生很生气骂我:神经病,胡说八道,老爱找借口……我心里满满的委屈,后来我们回国了。

半个月之后,我去找那几个朋友聚聚,那个骂我最大声的男生跟我说:我跟你说个事,你知道吗?你说你那晚做了一个梦跟一个老太太打了一整晚架对吗?

我说:是呀,你们又不信还骂我。

他说:那你知道吗?我们团友32人,有28人那晚都做了类似的梦,还有几人一整晚都没睡…………

不是鬼故事,是实实在在的真事,身边有朋友的话,可以问问他们求证。

那是上世纪90年代初,当时北京正在修建北三环,而北三环中间的路段,就是现在安华桥,安贞桥一带,过去没开发的时候,那里是野生蛇的聚集地,一修三环路,破坏了蛇窝。

据说北三环刚修好的时候,早上起来,主路上,经常能看到被车压死的蛇的尸体,这还只是实际情况,并不灵异,灵异的是,那时候,几乎半个北京城的人,晚上睡觉都会梦到蛇,连续好几天。

纵然家不是住在北三环附近的,也会梦到,而且不分大人还是小孩,都会梦到。

我那会正上小学呢,第二天上学,和同学一聊天,大半个班的同学,昨晚都做了遇到蛇的梦了,梦的情况不一样,但这么多人,同一天晚上,都做了同样主题的梦,这个事实说不出的诡异。

当然,也有一种可能性,那时候可以郊游的地方不多,学校组织学生春游,动物园是一个最常去的地方,加上北京动物园又挨着天文馆,就更是小学生经常光顾的地方了,也有可能是动物园去的多了,看的蛇啊、鳄鱼一类的猛兽多了,于是经常能做梦梦到。

可是后来跟家长们一说,家长那段时间也会经常梦到蛇,甚至老师也会梦到,这就无法解释了。

我们当时不知道修路不修路的,只是觉得奇怪,这个事后来就过去了,也没出现什么其他事件,不过过了20年后,有人突然提起来这个事,再查查相关的资料,知道了这个事和当时修路的工程有关,就不免觉得毛骨悚然,觉得超级后怕。

此外,本人目前,正在阅读《聊斋志异》原文言文的版本,并且对其进行现代白话文的翻译,加上自己的读后感,写成读后感文稿、配上音频视频,每天发布在今日头条里分享,欢迎同样喜欢灵异故事的朋友们关注我,一起探讨关于阅读和写作的感想和收获。

念小学的时候我看见仙女在天上飞,我和我同桌都看见了!但是当我们呼叫其他同学看的时候就不见了,为此我们两个被同学笑话了很久。

大概是2000年左右的夏天,那时候我好像是读五年级了。我记得当天太阳很猛,天气很闷热,外面的知了声很嘈杂,我的口腔很干,我特别渴望喝一支冰冻的汽水。

于是我分神地把目光看向窗外,看着外面的蓝天白云和受风摇摆的树桠。完全听不到老师在讲台上讲什么,我只希望快点下课或者快点放学。我很想买一支冰冻的汽水解解干涅的口腔,就算没有汽水,给我闷热的脸上吹一股凉风也好啊。

所以说一个小孩子能有什么想法,他的思想永远都很简单,上课走神无非就是想吃东西或者联想一些天方夜谭的东西。

然后真的有一股凉风往我脸上吹来,我就看见一个仙女在白云上面飘逸地飞着!

古装的扮相,长长的裙子,长长的袖子,长长的头发,眼耳口鼻都看得清清楚楚,非常漂亮的仙女姐姐,跟经典版西游记里面的仙女画面一模一样。

我以为我自己出神范懵,出现幻觉了,看到此情此景,我一下子判断不了真假。我一肘子提醒我同桌,告诉他我眼前看到的一切。他也同样看到仙女在天上飘舞,惊讶地问我怎么回事,我也回答不了他。

然后这个家伙不顾老师在讲台上授课,大呼小叫地告诉大家天上有仙女在飞!

然后班里头就炸锅了,大家纷纷涌到窗台张望,老师也忍不住往最近的窗户观望,他们不停地问“仙女呢?仙女在哪里?”

我感到疑问,明明就在天上的。抬头一望,果然不见了,可是我可以以人格担保我真的就是看见一个人在天上飘着,而且同桌也可以作证看见。

然后同桌那货开口说话,说是我看见在先的,与他无关,意思就是把扰乱课堂纪律的锅甩给了我。

老师把大家劝回各自位置上,然后指着我们两个说:下课,你们两到办公室来。

被同学嘲笑,被老师批评都不是事,多年过去,我可以肯定真的没有出现幻觉,我是真的看见有仙女在天上飞,可是没人相信。

有没有经历过说出来都没人相信的事情?我和第一个男友分手就是因为我做了一个神奇的梦,说出原因你可能不相信,因为太不可思议了。

我以前男朋友是妈妈同学给介绍的,比我大4岁,家里是个开宾馆的,条件挺好的。我家境比不上他家好,所以父母对我管教很严,说女人唯一的资本守住了,以后才能家庭幸福。所以虽然都在一个城里,但很少像人家那么腻在一起。他在店里守着,我有自己的工作,很少见面。

收了他妈一个手镯,就当是我和他的定情物了,原本打算到25岁结婚的,但有段时间总梦奇怪的梦,让我心里有点犯嘀咕。我记得很清楚,开始梦到男朋友在他家宾馆的四楼开了个房间,和两个女人住在里面,但看不清女的长相。

因为太清晰的梦,我觉得挺好玩,就给男朋友QQ留言,(那时还没有微信),我说你家楼上4楼住的两个女的哪里的?当时他没睡就回我,是人家公司安排的出差过来的。然后他一惊问我怎么知道的?看我没回信息,就给我打电话,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我就跟他开玩笑说:我有千里眼看到了,而且你那网友挺漂亮的。男朋友说我神经兮兮,让我别乱想赶紧睡觉,就给电话挂了,我也没当回事就睡下了。睡下后我想着那个梦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奇怪的是居然会接着那个梦做梦?但很乱,没什么可记住的。

过段时间梦到男朋友和一个女人在外租房子,还梦到了门房号是404?梦里我能在家里看到男朋友和那女的在房间亲热,我带着闺蜜上去找。门一推我又什么看不清了,一惊醒了。

睡不着的我给男朋友发了一条信息:404房间你最好别进去,否则别怪我跟你翻脸。那一天都没理我哈哈哈。第二天晚上又做梦,这回梦到我不知道上的那个电梯,我出电梯那个女的要进电梯,我们俩擦身而过时我发现,女人嘴巴那有一点缺陷。随后我又恶作剧给男朋友发了一条信息:那女网友挺好看,可惜嘴巴好像有一点点歪。

男朋友打电话过来很气急败坏,说我疑心病太重,把他搞成神经衰弱了,还骂骂咧咧的。我突然觉得这诡异的梦像是什么暗示?我立马跟领导请假,找我姐夫开车陪我到男友的宾馆,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我们在等电梯时,门开后男朋友正拧着一个箱子,带着一个女的出电梯,那个我梦里见到的嘴角有点缺陷的女人。

那一刻我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和男朋友说了一句:我梦里出现的就是这样的。除了我和他俩,没人懂我说的什么。后来我们分开了,他给他爸妈说的分手理由是:我和他有缘无份,他天天呆在宾馆没时间陪我出去玩,觉得对不起我,放我找更好的。

我跟我妈说的基本也和他差不多的理由,但他给我发的最后一条信息是:你太可怕了,如果真和你一起生活,我感觉自己做什么都有你的眼睛在看着我,我会惊恐死去。从那以后,我再也没做过那么神奇古怪的,能记得那么清楚的梦了。

现在我远嫁了,他也成家了,但这个诡异的梦境,除了我姐,我没和任何人提起过。因为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的,说不定还说我神经病呵呵

有一件事情过去快十年了,现在想起来还有些毛骨悚然的。那是秋天收获包米的季节,我在饭店打工涮碗,那时工资低,一个月一千多块钱,借着我家有点地的由头,和老板请假回家收地,实际上我家就几亩地,我自己三天就收完了,那时候年轻,身强力壮的,总想着多挣点钱。自己家收完就想打工,去帮别人家收玉米,每天120块钱,是我在饭店涮碗的三倍工资。就是累些起早贪黑干活。那时候我们周围的人地都少,得上外地离家七八十里地方去干活,是农村人差不多都知道。有车的人拉着,每天一个人抽十分之一的提成,就象出租车交份子钱似的。车主负责拉人找雇主,车就是大箱货车,里面装三十多个人,去晚了没地方坐,那真是人挤人啊。为了能有坐的地方,我每天三点多就起来了吃一口饭,带点水,带点吃的东西,用挎包装好。骑着摩托车就出发了。得骑行二十分钟才能到达车主家,途中路过一个坟地。原来是火葬厂,后来搬到郊区了,厂子里变成烈士陵园,墙外是小树林有几十个坟包,那是我们村上街里的必竟之路。白天怎么走没感觉咋恐怖,起得太早了,天还没亮呢,心里就些有害怕了。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种感觉,越是害怕,这眼睛越是往哪看。到小树林了,借着摩托车的灯光就看见树林边上站了一个黑漆漆的,象是人形的东西,上下都是黑漆漆的。看不清是啥,还没站在路中间。就站在路边上一动不动就站着,我骑摩托离它不到十米,当时就感觉头发把帽子都顶起来了,(上地里扒站杆包米都是,全副武装帽子沙巾口罩)就感觉头发立起来了,都吓蒙了,莫头往回骑吧,拐弯慢,还怕那东西动追上来,没办法硬着头皮加大油门往前骑。当时就几秒钟的时间,那心脏砰砰的跳。咬牙坚持着骑了二十多米才敢回头看看,还好没看到啥,自己在心里默默的发恨,就干这一天明天打死都不来了,回饭店刷碗去吧。等晚上钱挣到手了,又活心了。后来我学乖了,把我嫂子带上了,驮着她骑到小树林那啥也没看见。又干了一星期,然后回饭店刷碗去了。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当时看到的是什么。这件事情说出来,大多数人都不相信,但我是亲眼看到的啊。

我怀着老二七个月的时候回了老公老家。头一晚我睡觉就梦见有两个和尚在我床前双手合十的念经,特别真实。一下就把我吓醒了,也没在意。

第二天我们一家五口加上他爸开车去他大姑家,就在路上迎面开来了一辆suv下雨打滑,纵使我们车速都很慢,也还是被撞进了水沟里,幸好水沟旁边是山,我老公开车那面全部撞凹,轮胎都撞坏了,我们全家没一个受伤的。又正好是疫情爆发的第一个春节,就因为这修车都在老家等了一个多月,最后还是开的他姐夫的车回的家。

后来细想一下,可能是上天眷顾我,以一人之力保住了老二,因为当时意外怀上我老公和我亲妈亲姐都是不赞同要的,老公更是劝说了好几天想让我打掉,各种利弊分析,可我还是要生下来,理由就是他是一条无辜生命既然来了只要健康我都要。老二也争气,自带衣食,自他出生,我老公就升职加薪了,我全职在家工资也是足够养活一家人的。

13岁时,我救过一只瘦骨嶙峋的老狗和几只小狗,它却帮我避开了一场事故。

我们村子有很多狗,村民养来看家护院的,久而久之,有几只狗就会带外面的流浪狗进来村子,还生下很多小狗。

村民不喜欢流浪狗,它们不听话,还会咬人,本村就有小孩不知道为什么惹了流浪狗,被一口咬在小腿肚子上,吓得哇哇大叫。

大人们开始驱赶流浪狗,不允许它们在村子里住。

我家养有两只狗,一只叫小黑,一只叫小黄,是根据狗的颜色来起的,简单好记。

那时候我才读初中,家中养狗,让我对狗有一种特殊的情谊,村民们把流浪狗赶出去,我就会偷偷地拿米饭去喂流浪狗。

现在想起来,觉得自己当真是胆子大,就不怕被咬吗?只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

每天晚上吃完饭,母亲去村头晃荡聊天,我负责洗碗擦桌子扔垃圾,趁父亲不注意,我就会把饭锅里剩下的米饭舀一勺用作业本包起来,放在裤兜里。

等八点多出门去村里的垃圾池扔垃圾时,就把米饭拿出来喂狗。

这事我常干,没被发现过。

我在村里的学校读书。因为学校生源少,小学和初中合并成一所学校的,构造比较奇怪。

相当于在小学的基础上,增加初中。

在我那所小学读初中的人更少,一个年级就一个班,晚自习还是一个星期去一两次,很自由。

村里有能力的人都把小孩送去市区读书了,因而班级的人越来越少。

我基本不用去晚自修,每天晚上不是自己去村里逛,就是逗猫遛狗的,每每被母亲拿棍子教训我,让我回家好好看书。

母亲追着我打,家中两只狗就冲母亲吠,我在跑,狗在吠,那场面也是极度混乱。

第一次遇见那只老狗,是小黄小黑带我去的。

不记得因为什么事惹怒了母亲,又被拿棍子追出村口,两只狗跑得比我还快,我跟着它们就进了村头的垃圾场。

村子没有设置垃圾桶那种地方,只是在村头集中设置一个坑来堆放垃圾,统一焚烧处理,有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常来这翻垃圾,捡东西。

垃圾场背面,有个破棚子,以前是流浪汉住的,塌了之后他就走了,棚子里有几块烂塑料棚稍微遮挡一下。

我绕过垃圾场回家,小黑冲着棚子一直吠,小黄也加入了阵营,呲牙咧嘴,两只狗在微弱的月光下越叫越凶猛。

我不敢上前,也不敢动,就躲在狗后面,很害怕,就怕遇到什么东西。

棚子里有吱吱的声音,像是小狗的叫声。

没过几秒,垃圾场后面走出一只老狗,冲着小黑小黄吠回去,一边吠一边靠近狗窝。

我意识到,那个破烂的棚子里应该有刚出生不久的小狗,不然老狗不会这样。

我轻轻挪动,往后挪,吓得脚都抖了,大概往后挪了四五步,才转身慢慢离开。

第二天白天,我想起了垃圾堆里的那几只狗,好奇心驱使,总想去看看是什么样的狗那么凶。

应该说那时候的我还是有点倔强的,大半夜被几只来路不明的狗吓到,脸面都丢尽了,想着找回场子,证明自己是胆子大的。

于是中午放学后,偷摸拐到垃圾场那边,远远看一下狗窝。

狗窝里有4只小狗,很小,会自己走路,老狗就在旁边趴着眯眼。

我不知道那只大狗是不是上了年纪的老狗,它很瘦,骨架都看得清,浑身就一层皮耷拉着,特别脏,像是黄色的狗,毛发又脏成灰黑色,一团团的。

和家中吃饭吃骨头睡觉还要垫着我的旧衣服当狗窝的小黄小黑相比,它们要睡在垃圾场,突然就觉得它们很可怜。

当晚吃了晚饭,我就偷偷拿家里的米饭,撕一张作业本上的纸包着,带着小黑小黄去垃圾场找那只老狗和小狗。

我不敢靠近,怕它咬我,远远看到了,我就把米饭团成一团,扔过去。

感知到陌生人靠近,它冲我吠了两声,和那天晚上激烈的吠声相比,今晚的明显柔和了很多,我听出来是没有恶意的。

从那以后,我就经常藏东西,拿到垃圾场给老狗和小狗吃,还捡了东西帮它搭窝。

纸皮壳子搭的窝总是被人拿走,我就改用木棍和塑料布搭。

那只老狗也会在垃圾场翻东西吃,可我觉得不卫生,翻出来的东西都是馊了的,怪不得它们越来越瘦。

我在垃圾场给它捡了一个破一角的塑料盆,摆在旁边给它当饭盆。

中午或者晚上我会去一趟垃圾场给狗投喂东西,有时是一团米饭,有时是从小黑小黄口中省下的肉骨头。

从秋天到穿棉衣的冬天,持续喂了有三个月。

我和那几只狗混得很熟,在垃圾场绕圈的时候,身后跟着一串狗,让我觉得特别威风,我还和同学炫耀我有很多只狗。

准备期末考试时,母亲盯得紧,我要在学校上晚自修,去喂狗的时候就变少了,基本一个星期去一两次,每次去老狗都会冲我摇尾巴。

有一次,我隔了一个星期才去,扔下一些肉骨头就走,赶着去学校,怕迟到进不了校门口。

我去学校的话,白天是走近道,走村里的桥过去对面,傍晚光线不好就要绕远一点走大路,两者时间距离相差20分钟。

本来就踩着点出门的,喂了狗差不多要迟到了。

学生迟到门卫不准你进校门的,要在那里站成一排,老师来领人才放你进去,到时候又要写检讨。

村里的桥我常走,有时候傍晚赶时间也不走大路,走木板桥,不过被母亲知道的话是要骂我的,怕晚上走会掉下去。

两条村子中间有一条河,过了河,走小路七拐八拐才到学校。

以前是有水泥桥的,很小的一座桥,横着走最多走两三人。我们村有人赶一头牛走上去,压榻了桥,连人带牛都掉进河里。

他会游泳,附近耕田的村民看到了上去帮他,不过牛死了。

桥塌了,他家就一头牛,心疼得要命,说要修桥的赔他牛,要村干部给他赔牛。

人家当然不愿意赔了。

牛和摩托车是不允许上桥的,那本来就是一条小桥,供人走过去的,你总是贪图便利把牛赶上去,走久了,桥就有问题了。

桥被压塌了,大家没路走,就要绕很远,走大路才能到对面种田种菜,大家就让他掏钱修桥。

他不肯掏钱,谁劝说都没用,还整天哭他家没了牛。

大家僵持下来,桥没修好,牛也没人赔。

有人的耕地是在桥的两边,本来几步路的事,现在要绕一大圈,他们就捡了两根木板放在河上面,小心翼翼地走过去。

其他人图方便,也经常走木板桥。

母亲是不准我走木板桥的,每次出门,她都站在院子里看着我,看到我往木板桥方向走,就骂我,让我走大路。

我总是假装走大路,等母亲回去了,我就绕回去走木板桥,节省20分钟。

那天晚上也是,晚自修要迟到了,我赶紧跑,我一跑,那只老狗就跟着我跑。

垃圾场距离木板桥不是很远,老狗就追着我,我以为它跟我闹着玩,就一直赶它回去。

在距离桥几步路,老狗冲我吠,上来咬我裤脚。

我就要迟到了,很烦它这样子,以为身上是不是沾有肉骨头的味道,它闻到了才咬我裤脚。

半蹲用手推它,扯回裤脚,它又咬着,还是狂吠,就在几番拉扯间,面前的木板桥塌了。

我吓得连连后退,脸色煞白,赶紧跑到田埂附近的安全距离处。

村子早几天下暴雨,涨水,河的上游应该是有水库放水排水,河里的水几乎没过木板,那几天村民不敢走木板桥。

我上晚自修时,河水退了大半,以为小心地挪动过桥就没事的。

可能那块木板用太久了,没换新的,本来就被踩到破烂,被水冲刷,泡一泡,就哗啦断掉了。

要不是那只老狗咬着我的裤脚耽误了一下,天又半黑,以我赶时间的情况下,肯定连看都不看就踏上木板桥。

我经常喂的那只老狗不经意间救了我的性命,这事神奇得说出来都没人信。

桥塌了后,我怕挨骂,怕被母亲说我不听话走木板桥,还担心无缘无故不去晚自修要挨老师教训,于是我没敢回家,专门绕大路,一路狂奔到学校。

还是迟到了,同学们晚读进行了一半,我才到门口,语文老师恨铁不成钢地出来认领我。

过了几天,村民有人扛了两根很粗的木头来,用铁丝捆着,搭在河上,我们又有了新的桥。

我一直认为,动物也是有灵性的,是老狗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才会拦下我要踏上桥的脚步,救了我一命。

不然,以当时的情况,种地的村民都回家吃饭了,和我一个学校的小伙伴又不走木板桥,要是我掉下去,应该第二天才会被发现吧。

为了感谢它,我把家里的鸡骨头肉骨头攒下来,给老狗和它的小狗吃。

我后续又喂养了它们2个月,老狗就去世了,没几天小狗也不见了,没有回垃圾场。

事隔十几年,我一直希望它留下的几只小狗能被人善待,至少吃饱饭,有遮风挡雨的地方。

九零年我爸在广州打工捡到一张50面额的钱,只有一半,带回河南老家一直压在堂屋钟表下面。几年后因给我祖奶奶看病,家里一贫如洗,几乎揭不开锅了,我妈在赶集的路上捡到一张半截的50元,回到家想起钟表下的那半张钱,拿出来一对,严丝合缝,一点不差。中间隔了几年,真叫人不敢相信,只有唏嘘。

25年前,他选择抛弃自己老婆,他老婆一气之下,一根麻绳吊在他姘头家门口结束了自己的生命。25年后他为了讨好继子,把亲生儿子出钱买的房子给继子当了婚房。不知道这个男人究竟要何等的铁石心肠,才能做出此等丧心病狂的事!

我邻居家有个孩子叫小东,小东5岁的时候,他爸爸在外面勾搭了一个寡妇,天天往寡妇家帮忙干活,自己家的活全部留给小东的妈妈干。几乎成了公开的秘密,小东的妈妈哭也哭了,闹也闹了,一点作用都没有。后来小东的爷爷给他下最后通牒,如果不赶紧跟她断了,就和他断绝父子关系……小东他爸爸铁了心要和外面的女人在一起,直接住到那个女人家。对于他这种抛妻弃子的行为,村里人背后没少戳他脊梁骨。

小东他奶奶看儿子毫不知悔改,急火攻心一病不起,小东生日哭着要爸爸回来送生日礼物,小东他爷爷气的拐杖在地上敲的砰砰响……

小东妈妈看着眼前的一切,亲自去找小东爸爸回来。哪成想小东爸爸恩断义绝,拒不回去,还和那个女人言语轻薄侮辱小东妈妈,小东妈妈由失望变成了绝望。当天晚上小东妈妈用一根麻绳吊在那个女人家的门框上,死在了她家正门口。

小东奶奶听到这个噩耗,一口气没上来,也去陪小东他妈妈了。小东爸爸和那个女人心里有鬼,不敢住到家里面,搬到县城去租房住。小东在老家和年迈的爷爷相依为命,平时村里帮衬一下,农忙的时候左邻右舍都搭把手。小东十岁的时候,爷爷劳累过度躺床上起不来了,村上的人通知到小东爸爸,他爸爸回来看了一眼,留下几百块钱就走了。

小东担起了照顾爷爷的重任,乡里乡亲的闲着时候也过去帮忙。小东勉强上到初中毕业,爷爷终于熬不住了,撒手人寰。小东有爹不管,跟个孤儿没什么区别,高中没考上,天天在家做农活。村上大叔看他可怜,问他愿不愿意跟着去工地打工,学个手艺,小东同意了。跟着大叔在工地学习贴瓷砖,小东吃苦耐劳,很快就可以独挡一面了。

小东努力了几年,终于攒够了房子首付,在市里面买了套房。这时小东爸爸突然给小东道歉,忏悔,说自己错了,自己不是人,对不起小东和他妈妈……单纯善良的小东还以为自己的爸爸真的转性变好了。却忘了古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殊不知他假惺惺道歉的背后有更大的阴谋诡计。

后来小东的房子交房了,小东的爸爸主动说他愿意帮忙照看着装修,本来小东在外地打工挣钱,装修也确实需要至亲帮忙看着。小东就把钥匙给他爸爸,自己安心去打工挣钱了。

等到过年回来,小东迫不及待的往新房子赶。门口贴的大红喜字,让小东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门,再三确认才敢拿出钥匙开门。打开门竟然看到他爸爸的继子和媳妇在里面,屋里到处是气球和喜字。显然是刚结过婚!自己辛辛苦苦买的新房,被别人坐享其成当了婚房。

小东给他爸爸打电话,问是怎么回事。结果他爸爸厚颜无耻的说:“你暂时又不结婚,再怎么着他是你弟弟,你打工又不在家,让他住住怎么了?反正空着也是空着!”

小东真后悔,自己当时怎么会轻信他爸爸的鬼话,这不明显自己又被坑了。小东说自己的房子,自己说了算,让他们马上搬走。不然就报警。

小东的爸爸看他态度这么强硬,哭哭啼啼的改变策略了。求小东帮帮他,他不能没有老婆,如果不让他继子住那个房子,他就变成孤家寡人了!反正小东工资高,再干几年可以再买个房子……

真不知道他是多无耻,能说出这种天理不容的话。欺人太甚!

村里的人听说后,都为小东打抱不平,几个年轻人自发组织去帮小东,去新房把他们的人和东西都弄到了外面,小东换了门锁。

小东回老家请帮他的人去饭店吃了饭,然后自己去他妈妈的坟墓前待了好久,也许把自己的委屈全都讲给她妈妈听了吧……

后来听说小东把房子卖了,又去外地打工去了,好像很久没回来过了。

小东爸爸的继子没了新房子,天天对小东爸爸恶语相向,连着那个女的对他也没了好脸色,后来直接把他赶出来了,小东的爸爸没地方去,又回到我们村。原本想住到他家旧房子里,村里几个帮小东的年轻人,直接把他旧房子的房顶掀翻了。估计他也看出来村里人的敌意,再想想自己当年做的事,没好意思再留下,不知道去了哪里…

人活一世,永远都不要去做一些违背良心的事情,也永远都不要心生恶念,去做一些天理难容的事情。

当你以为你自己做得天衣无缝的时候,事实上生活已经一笔一笔地给你记着了。所谓“因果循环,一切缘起缘灭,善恶有报,皆是有其定律的”。没有人能够走出这个定律,也没有人能够彻底逃脱。所以,不要试着去触碰道德的底线,也不要试着去挑战善恶的底线。一旦你踏错,一旦你心生恶念,那么最终你也将自食恶果。

原创文章,作者:上岸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henmo.com.cn/172156.html

(0)
上一篇 2022年7月7日 15:03
下一篇 2022年7月7日 15:13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发布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